学院动态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学院动态 >> 正文
【转载】读“湖湘好书”品湖湘历史 星辰在线专访广州大学罗宏教授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2-04-24 14:45


两年前,星辰在线的老朋友,广州大学罗宏教授在岳麓书社出版了《湖湘世家:鼓嗓洲罗氏》,两个月后即获评“湖湘好书”,当年,首次印刷销售一空。在大疫之年,作为学术著述取得这样的销售佳绩堪称奇迹。笔者通读了罗教授的著作,感觉格局很大,品味很高,可读性很强,是该年读到的最精彩的一本书。我很赞同龚曙光先生对该书的评价,将私史写成了公史,将野史写成了正史,将家史写成了国史。星辰在线也对罗宏教授进行了专访。专访推出后,星辰在线的读者群起引起了广泛关注。2022年,罗宏教授的姊妹著作《先人的湖湘:善化贺氏》又由和海天出版社和岳麓书社联合推出,我初读若干章节,感觉比《罗氏》一书内容更为丰富,更有可读性。特再次专访了罗宏教授。

记者:罗教授,我注意到,《贺氏》一书是广东海天出版社和湖南的岳麓书社联合推出,这有什么讲究吗?

罗:这是我要感谢广东和湖南出版人的。上一部书《罗氏》交给岳麓书社审稿后,我就在完成下一部书《贺氏》。海天出版社得之消息热情向我约稿。我知道这两部书的编辑任务很大,岳麓书社编辑我的《罗家》花了两年时间,编辑付出很大,当时销售前景也不明朗,万一销售不好对岳麓社就会有经济损失。我不好意思给岳麓社更多压力,加上海天出版社很热情,就交给海天社了。到海天出版社进行编辑的时候,《罗氏》的社会反馈出现了,销售比较理想,社会效益也出来了,读者评价不错,还评了“湖湘好书”,湖南出版人很认可我的写作,认为《罗氏》和《贺氏》是姊妹著作,两部书的目标读者群主要是湖南。愿意在湖南也做一些宣传推广活动。如果合作出版,更有利于湖南出版人进行推广。结果两地出版人一协商,就达成了合作意向。

记者:我明白了,两地出版人都想推广你的书,对你是很厚爱了。准备举办些什么活动呢?

罗:本来安排了一些线下活动,研讨会、签售会之类,可是现在全国的新冠疫情又起来了,线下活动就不方便了。怎么搞要看防疫的情况而定。现在看来还是要请你们媒体多在线上帮忙了。

记者:没问题,你写得都是湖南的事,书的质量也很高。我们湖南媒体也应该作宣传,相信读者也是欢迎的。能不能给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你的新著主要有哪些特色?

罗:还是和《罗氏》一样,通过家族的历史看湖湘历史,再大一点也可以说看中国的近现代史吧。但和《罗氏》也有区别。罗氏家族是一个教育世家,故事主要是从教育角度切入历史。贺家是官宦世家,和政治权力的联系比较密切,涉及的政治事件比较多。可能更有可读性。

记者:能否举例说明一下?

罗:比如贺长龄吧,他是贺家最辉煌的第五代传人,是罗典的高足,23岁以解元身份中进士二甲第九名,排名很靠前。那年正好罗典去世,他中进士也是对恩师的告慰。后来他当上了封疆大吏,官至云贵总督,亲历过很多重大历史事件。他和陶澍一起兴办海运,打通清朝的东南财政通道,就是重大事件。湖南官僚集团就是这件事办得漂亮,受到道光皇帝重视,开始崛起。可以说,清代湖南官僚集团的崛起,绕不开贺长龄。左宗棠、曾国藩都受到过贺长龄教诲和提携。尤其左宗棠,是贺长龄与其弟贺熙龄的弟子,对二贺可谓毕恭毕敬。曾国藩也对贺长龄施弟子礼,他中的是三甲进士,排名靠后,被选为庶吉士,是贺长龄的女婿劳崇光帮了大忙,这中间的故事很有可读性。还有贺长龄主编《皇朝经世文编》,是经世派的经典著述,对经世派的崛起意义非常重大。此外贺长龄主黔十年,对于西南边地的政治文化建设,也有可圈可点的业绩。贺长龄和其弟贺熙龄,号称“湘学二贺”,他们对湘学的建设也有重大贡献。

记者:我还看到贺长龄的曾侄孙贺家栋的故事,在西域边疆为官二十多年,官至伊犁知府,和同盟会革命党人共同发动了著名的伊犁起义,翻开了新疆民国史扉页,将六分之一国土留在中华大地,这也是很大的历史功绩。

罗:是呀,贺家栋是贺家第一个“叛徒”,前辈都是大清忠臣,到他这一辈背叛了大清,他背叛的不仅是大清政权,还有对他十分信赖器重的上司,例如他视为老师的伊犁将军长庚等人。不过他却是中华民族的功臣。我写他还去了新疆伊犁调查,很有感慨,我注意到他复杂的心理矛盾,心灵的挣扎。没有溢美,没有只写他的政治正确。我要尽可能写出历史的真相和纠结来。

记者:是的。我感觉到你写作并没有简单地根据政治正确与否来写,总是写出人的复杂性,也给人更多真实感,非常感人。比如你的姨妈,当年参加了新民学会,还是学会中的毛派,观点和毛泽东非常一致,但是新民学会的元旦会议后,会员出现了分流,她受到肖子升的影响,没有追随毛泽东朝着建党的方向走,去读了大学,想走教育救国之路。大革命失败,她看到国民党屠杀共产党,非常震惊,赶到广州去了解情况,共产党的朋友要她帮忙,去水牢看望一个被捕的广东学运领袖欧阳继统。实际是传递消息,进行营救。她以未婚妻的身份毅然前往,传递了消息。临别前欧阳继统非常荒唐地向她表示了爱意。你姨妈居然还答应了。后来欧阳继统被营救出来立即去了日本,你姨妈也去了南洋,分手十年相遇,两人都没结婚,原来都在信守诺言,就结了婚。你姨妈已经三十多岁,对方也四十岁了。真是太传奇,也太浪漫了,非常感人。

罗:是呀。后来他们一起回乡下教书,脱流了时代洪流。如果我们用政治教条就难以理解,或者就要进行某种政治批判,说他们是革命逃兵之类。但那个时代,他们的选择和命运非常普遍。我不想象教师爷那样评点他们应该怎样,不应该怎样,我只是真实地记录他们的命运。怎么评判这是读者的事。

记者:这样一来你的故事避免了概念化。就更真实,更鲜活。

罗:历史从来不是按照教条逻辑发展的,相反,教条是根据历史总结抽象出来的。所以历史的原生态要比教条丰满得多。我觉得写历史就要出历史的原生态,写出历史的丰满和丰富。我们要相信读者有自己的主见,他们可以判断历史,无须我去说教引导。

记者:说起历史的丰满和丰富,我又想起你龚曙光对你的评价,你把私史写成了公史,把家史写成了国史。你的新著视野很开阔。通过贺家,串联起湖南乃至中国那么多著名历史人物,光是督抚级别的姻亲就有十多个,陶澍、唐鉴、曾国藩、左宗棠、劳崇光、胡林翼、吴其濬、何凌汉、黎培敬、郑敦谨、张百熙、徐树铭、黄兴等,学生密友就更多了,比如林则徐、魏源、郭嵩焘、李星沅、罗汝怀、丁善庆,等等。蔓延出了错综复杂的许多故事,许多是闻所未闻。比如陶澍与贺家五代亲家的交情,贺家和郑敦谨家族八代亲家的关系,曾国藩与和贺长龄结为亲家的故事,左宗棠与贺熙龄的师徒深情,还有劳崇光与曾国藩的恩怨,魏源替贺长龄编撰《皇朝经世文编》的台前幕后,以及劳崇光和沈从文爷爷的故事,等等。都是令人眼界大开,根本不象是读家族史,而是在读风起云涌的中国近现代史。

罗:这就涉及中国传统社会的家国结构特点了。我们常说,家是缩小的国,国是放大的家。中国传统社会有个潜规则,就是家族和政府合作管理着国家。在县以上,是官僚官僚机构管理,县以下,就是家族自治了。只要在政治上服从国家就行了,民政事务主要是乡绅也就是大家族的代表来张罗。大家族是乡土中国的一道风景,也是一个组织实体。嘉道年间,贺家位居省城,这是其他乡村豪族没有的区位优势,唐浩明先生说贺长龄是湖南士人领袖,在湖南民间社会,贺家很有号召力和聚集力,自然贵戚多多,名士云集。这也是湖南英杰群体的一个特点,他们就是一个亲戚集团。为什么湘军那么厉害,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是亲戚集团。不妨想象,要是战斗中,某个湘军将军被围困了,向另一支湘军求援,你救不救?你不救你的女儿就要当寡妇。

记者:这样你又写出了湖湘社会的组织特点。

罗:不仅是组织特点,还有文化特点。我认为,我们今天谈论的湖湘文化,主要是士大夫的文化。比如湘军,主要还是富人乡绅的军队,他们捍卫的还是大清国家利益,这是不可回避的。湖南的底层人民,很多都参加了太平军。这说明湖南人并不是铁板一块,但是也要承认,从文化看,士大夫文化意志是湖湘文化的主流。还有,大家族联姻交友,都讲究门当户对,这种门当户对,包括了政治身份上,经济地位上,和文化修养上的接近。尤其是文化修养生命力更强,贺家在贺长龄以后就走下坡路了,但是很多联姻都保持着文化地位的高档次。比如和曾国藩家族的联姻,是在贺长龄死后,而且贺家女还是庶出,嫁的却是曾国藩长子曾纪泽。这就是家族的文化地位使然。

记者:你写这段贺曾联姻故事很深入,写出了其间的坎坷和纠结。还写出曾国藩在联姻过程中的犹豫和矛盾,背了很重的道德包袱。很生动。使我们更立体多面地了解了曾国藩。

罗:曾国藩一辈子都在道德中挣扎,道德是双锋剑,既成就了曾国藩也严重限制了曾国藩,这和左宗棠是鲜明的对比,当然左宗棠也有他的局限。左宗棠这个人比较独断,不够宽容,他对郭嵩焘的关系就是典型,我一直很惋惜这对老乡的失和,他们要是能够同心,对于推动中国进步,是能够干些更大的事的。

记者:是的,你写这些历史人物都很客观理性,没有回避问题,没有一味的溢美。你敢于面对人物的尴尬。比如对魏源,你分析了他在辅佐贺长龄编辑《皇朝经世文编》的作用,还联系他的生平,得出一个结论,魏源的思想原创能力和行动能力不强。我印象很深。

罗:我也不是刻意想贬低谁,更没有窥探别人隐私难堪的癖好。我写某些人物的不足,是因为这些不足对我们有普遍启迪,比如我写曾国藩在与贺家联姻上有些不够光彩的小动作,是想写出传统道德对曾国藩严重束缚,这不仅是对曾国藩,对所有中国人也有警示和启发作用。传统道德培养了中国人也严重束缚了中国人,这是不可回避而且必须认真反思的现实。当道德圣人是很累很苦的,也是很容易变成伪君子的。好了,我们好像说了很多了。就到这里吧。

记者:好,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。也预祝你的新著大火。

罗:也谢谢《星辰在线》对我的关注,谢谢读者的关注。




   通讯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外环西路230号

   Address:No.230,Waihuanxi Road,High Education Mega Center, Guangzhou,Guangdong Province,CHINA